我的寂寞是一条长蛇,
冰冷地没有言语──
姑娘,你万一梦到它时
千万啊,莫要悚惧!


它是我忠诚的侣伴,
心里害着热烈的乡思;

它在想那茂密的草原,──
你头上的,浓郁的乌丝。


它月光一般轻轻地,
从你那儿潜潜走过;

为我把你的梦境冲下来,
像一只绯红的花朵!

微微的希望

我和无数
不能孵化的卵石
垒在一起

蓝色的河溪爬来
把我们吞没
又悄悄吐出

没有别的
只希望草能够延长
它的影子

雨行

云 灰灰的
再也洗不干净
我们打开雨伞
索性涂黑了天空

在缓缓飘动的夜里
有两对双星
似乎没有定轨
只是时远时近……

泡影

两个自由的水泡
从梦海深处升起……

朦朦胧胧的银雾
在微风中散去

我象孩子一样
紧拉住渐渐模糊的你

徒劳的要把泡影
带回现实的陆地

感觉

天是灰色的
路是灰色的
楼是灰色的
雨是灰色的

在一片死灰中
走过两个孩子
一个鲜红
一个淡绿

弧线

鸟儿在疾风中
迅速转向

少年去捡拾
一枚分币

葡萄藤因幻想
而延伸的触丝

海浪因退缩
而耸起的背脊

小巷

小巷
又弯又长

没有门
没有窗

我拿把旧钥匙
敲着厚厚的墙

规避

穿过肃立的岩石

走向海岸

"你说吧
我懂全世界的语言"

海笑了
给我看
会游泳的鸟
会飞的鱼
会唱歌的沙滩

对那永恒的质疑
却不发一言

案件

黑夜
象一群又一群
蒙面人
悄悄走近
然后走开

我失去了梦
口袋里只剩下最小的分币
"我被劫了"
我对太阳说
太阳去追赶黑夜
又被另一群黑夜
所追赶

在夕光里

在夕光里,
你把嘴紧紧抿起:
"只有一刻钟了"
就是说 现在上演悲剧。


"要相隔十年 百年!
"
"相距千里 万里!
"
忽然你顽皮地一笑,
暴露了真实的年纪。


"话忘了一句。
"
"嗯 肯定忘了一句。
"
我们始终没有想出
太阳却已悄悄安息。

眨眼

在那错误的年代,我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我坚信
我目不转睛

彩虹
在喷泉中游动
温柔地顾盼行人
我一眨眼---

就变成了一团蛇影

时钟
在教堂里栖息
沉静地嗑着时辰
我一眨眼---
就变成了一口深井

红花
在银幕上绽开
兴奋地迎接春风
我一眨眼---

就变成了一片血腥

为了坚信
我双目圆睁

生命幻想曲

把我的幻影和梦
放在狭长的贝壳里
柳枝编成的船篷
还旋绕着夏蝉的长鸣
拉紧桅绳
风吹起晨雾的帆
我开航了

没有目的
在蓝天中荡漾
让阳光的瀑布
洗黑我的皮肤

太阳是我的纤夫
它拉着我
用强光的绳索
一步步
走完十二小时的路途

我被风推着
向东向西
太阳消失在暮色里

黑夜来了
我驶进银河的港湾
几千个星星对我看着
我抛下了
新月---黄金的锚

天微明
海洋挤满阴云的冰山
碰击着
“轰隆隆”---雷鸣电闪
我到那里去呵
宇宙是这样的无边

用金黄的麦秸
织成摇篮
把我的灵感和心
放在里边
装好纽扣的车轮
让时间拖着
去问候世界

车轮滚过
百里香和野菊的草间
蟋蟀欢迎我
抖动着琴弦
我把希望溶进花香
黑夜象山谷
白昼象峰巅
睡吧!
合上双眼
世界就与我无关

时间的马
累倒了
黄尾的太平鸟
在我的车中做窝
我仍然要徒步走遍世界--
沙漠、森林和偏僻的角落

太阳烘着地球
象烤一块面包
我行走着
赤着双脚
我把我的足迹
象图章印遍大地
世界也就溶进了
我的生命

我要唱
一支人类的歌曲
千百年后
在宇宙中共鸣

初夏

乌云渐渐稀疏
我跳出月亮的圆窗
跳过一片片
美丽而安静的积水
回到村里

在新鲜的泥土墙上
青草开始生长

每扇木门
都是新的
都像洋槐花那样洁净
窗纸一声不响
像空白的信封

不要相信我
也不要相信别人

把还没睡醒的
相思花
插在一对对门环里
让一切故事的开始
都充满芳馨和惊奇

早晨走近了
快爬到树上去

我脱去草帽
脱去习惯的外鞘
变成一个
淡绿色的知了
是的,我要叫了

公鸡老了
垂下失色的羽毛

所有早起的小女孩
都会到田野上去
去采春天留下的
红樱桃
并且微笑

阳光
在天上一闪
又被乌云埋掩

暴雨冲洗着
我灵魂的底片

山影

山影里
现出远古的武士
挽着骏马
路在周围消失

他变成了浮雕
变成纷纭的故事
今天像恶魔
明天又是天使

结束

一瞬间——
崩坍停止了
江边高垒着巨人的头颅

带孝的帆船
缓缓走过
展开了暗黄的尸布

多少秀美的绿树
被痛哭扭弯了身躯
在把勇士哭抚

残缺的月亮
被上帝藏进浓雾
一切已经结束

雨后

雨后
一片水的平原
一片沉寂
千百种虫翅不再振响

在马齿苋
肿痛的土地上
水虱追逐着颤动的波

花瓣、润红、淡蓝
苦苦地恋着断枝
浮沫在倒卖偷来的颜色……

远远的小柳树
被粘住了头发
它第一次看见自己
为什么不快乐

在春天
你把手帕轻挥
是让我远去
还是马上返回?


不,什么也不是
什么也不因为
就像水中的落花
就像花上的露水……

只有影子懂得
只有风能体会
只有叹息惊起的彩蝶
还在心花中纷飞……

我的独木船

(一)
我的独木船,
没有桨,没有风帆,
飘在大海中间,
飘在大海中间,
没有桨,没有风帆。


风呵,命运的风呵,
感情的波澜,
请把我吞没,
或送回彼岸,
即使是梦幻,
即使是梦幻……

我在盼望那,
沉静的港湾;

我在盼望那,
黄金的海滩;

我在盼望那——
岸边的姑娘
和她相见,
和她相见,
和她相见!


(二)
我的独木船,
没有舵,没有绳缆,
飘在人世间,
飘在人世间,
没有舵,没有绳缆。


风呵,命运的风呵,
感情的波澜,
请把我埋葬,
或送回家园,
即使是碎片,
即使是碎片……

我在想念那,
美丽的栈桥;

我在想念那,
含泪的灯盏;

我在想念那——
灯下的母亲
祝她晚安,
祝她晚安,
祝她晚安!

我是一座小城

我的心,
是一座城,
一座最小的城。

没有杂乱的市场,
没有众多的居民,
冷冷清清,
冷冷清清。

只有一片落叶,
只有一簇花丛,
还偷偷掩藏着——
儿时的深情……

我的梦,
是一座城,
一座最小的城。

没有森严的殿堂,
没有神圣的坟陵,
安安静静,
安安静静。

只有一团薄雾,
只有一阵微风,
还悄悄依恋着——
童年的纯真……

啊,我是一座小城,
一座最小的城,
只能住一个人,
只能住一个人,
我的梦中人,
我的心上人,
我的爱人啊——
为什么不来临?

为什么不来临?

我把你的誓言
把爱
刻在蜡烛上

看它怎样
被泪水淹没
被心火烧完

看那最后一念
怎样灭绝
怎样被风吹散

雪人

在你的门前
我堆起一个雪人
代表笨拙的我
把你久等

你拿出一颗棒糖
一颗甜甜的心
埋进雪里
说这样才会高兴

雪人没有笑
默默无声
直到春天的骄阳
把它融化干净

人在哪里
心在哪里呢
小小的泪潭边
只有蜜蜂

绿地之舞

绿地上、转动着,
恍惚的小风车,
白粉蝶像一片旋涡,
你在旋转中飘落,
你在旋转中飘落……

草尖上,抖动着
斜斜的细影子,
金花蕾把弦儿轻拨,
我在颤音中沉没,
我在颤音中沉没……

呵,那触心的微芳,
呵,那春海的余波,
请你笑吧,让我哭吧,
为到来的生活!

为到来的生活!

安慰

青青的野葡萄
淡黄的小月亮
妈妈发愁了
怎么做果酱

我说:
别加糖
在早晨的篱笆上
有一枚甜甜的
红太阳